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公安部刑侦局、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日志

 
 

引用 报警寻子错失良机 开店寻子阻力重重 不幸夫妻的寻子辛酸路    

2008-10-09 19:38:21|  分类: 宝贝回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yuhui691438814报警寻子错失良机 开店寻子阻力重重 不幸夫妻的寻子辛酸路  
 余辉和杨业霞是西安市红庙坡西村一对普通的年轻夫妇,他们曾经拥有过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可如今家里“缺席”了最小的成员。2007年8月18日,夫妇俩的小儿子豪豪被人拐走,两个人痛不欲生,“我可怜的孩子,你在哪里?”父亲余辉悲伤地说。为了找孩子,夫妇俩在前不久将已经才建立不长时间人气的手机缴费店关门了,门市房换上了新的牌匾“寻子店”,孩子照片和嫌疑人的画像均在上面,并注明了如果提供线索帮助找到孩子者,他们愿意变卖家产,给予报酬10万元。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对夫妇的举动引起了社会很多爱心人士极大的关注和同情,余辉夫妇俩也因此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力量。
  错过了寻子时机
  据余辉讲,“孩子是去年8月18日被拐走的,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曾经有一个30多岁的女子经常光顾电话缴费店,是常客而且对我们的孩子也很好,我们对她没有太多戒心,怎么也不可能把她和人贩子联系到一起。那天妻子一个人在店里,生意还很好,妻子就嘱咐女儿看着弟弟。此时,该女子正好来到店里,没有缴费只是来和妻子聊天,过了不久就走了”。充满了内疚的小女儿洋洋讲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那个平时面熟的阿姨对她说,“妈妈现在太忙,让我照看你和弟弟,咱们去超市买好吃的。”说着边掏出50元钱,边抱着弟弟向超市走,洋洋在后面跟着,走到超市附近,该女子让她去买东西,洋洋没有同意,又拿出5元钱让她去买几根火腿肠,洋洋还是没有同意,那女子急了,用力推到了她,等疼痛难忍的洋洋再站起来的时候,女子和弟弟已经不见踪影。孩子的母亲杨业霞愤恨地说,“我清楚记得她的样子,什么时候我都能认出她”。
孩子被拐走,余辉夫妻两人马上跑到西安市红庙坡派出所报案。没想到怀着对人民警察万分信任的他们得到的回复却是不能出警。当时值班的民警说:“24小时后才能出警,你们自己先找。”万般无奈之下,余辉只好发动亲戚朋友一起印发一千多份寻人启事,在西安火车站、各个汽车站、市内人口密集的主要交通路口进行分发与张贴,但还是没有找到儿子。2007年8月底的一天,余辉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叫他准备好5000块钱,然后就把孩子还给他。杨业霞到派出所报案要求给予帮助,一名民警以开会为由叫她晚一些再来。当她第二次到派出所的时候,值班民警却告诉她已经下班了,叫她等到明天再说。这样,寻找孩子错过了最佳时机。
  余辉为了寻子辞掉了工作,只要有线索,他就会立即赶过去,但每次都是失望。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可以说是踏遍了大江南北,寻遍了各大城市,记不清发出了多少寻子告示。一年了,儿子怎么样了?为了寻找儿子的下落,他们花光了积蓄,借遍了亲戚朋友,但为了儿子,他们还会不惜一切代价。
  意外成寻子志愿者
  偶然的机会,余辉在网上了解到深圳有一家也丢了孩子,为此他们开了一家“寻子店”,这些“寻子店”不以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了通过开“寻子店”,扩大寻子联盟的影响力以及宣传力度,同时引起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关注与支持,发动社会各界尽快帮助把失踪的孩子找回家。于是感到已经山穷水尽的余辉夫妇,重新燃起希望,办起了西安的这家“寻子店”。
  “寻子店”一开,招牌前立即吸引了众人围观,很多人都叹着气、摇着头,络绎不绝地说着安慰和鼓励的话语,就连路过的城管人员也给予了同情的目光。此情此景,给了余辉夫妇极大的安慰。忍受了一年失子之痛的余辉夫妇,期盼着“寻子店”能给他们带来团圆的好运。没想到的是,招牌一挂出来,虽引起了社会关注,但也给一些执法部门带来了压力,因为这样一个店很特殊,虽通人情,却不合手续。执法部门找到余辉的房东,让其告知余辉把寻子店的招牌撤掉。考虑到不能给房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两天后,余辉把寻子店的招牌挪到了店内。之后,很多人质疑,“寻子店”算不算自救方式?“寻子店”并没有想与谁过不去啊,一个失去儿子的家庭,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向好心人求助。
  撤掉牌匾的余辉一家人没有怪执法部门,也没有责怨房东,还是在默默地寻找着他们的孩子。就在一家人感到孤独无助的时候,一个名为“宝贝回家”寻子网站的站长找到了他们,这个网站属于公益性的,不向丢失孩子的家长收取任何费用,全部志愿者都是无偿服务,他们答应把豪豪的照片登在他们的寻子网站。进入该网站的余辉吃惊地看到,有好多丢失孩子的家庭,他们同样每天承受着和他们一样的失子之痛。在这个寻子网站,看到全国那么多的志愿者在无私地工作和忙碌,余辉深受感动。正是从这天起,余辉每天的目标由原来找到自己的孩子,变为还要帮助别人找到孩子,他和妻子也成为了这个网站的寻子志愿者,每当有一个家庭找到孩子,夫妻俩都会由衷地感到高兴和欣慰,因为他们相信,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而且每个志愿者面对丢失的孩子都如同自己的孩子,那他们也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孩子。
  沉重亲情挑战相关制度
  记者从余辉以及一些丢子家长那里了解到他们内心的声音:一定要堵住拐骗、贩卖儿童的漏洞。据他们了解,现实中存在着对收买被拐儿童者责罚过低的问题,只要他们不妨碍执法、不虐待儿童就不用负刑事责任,而事实上对买主应该加大处罚力度。而且还要尽快健全收养登记制度,应对收留儿童的家庭严格办理收养手续,查明孩子来历,不合条件的坚决不允许收养,如此一来,买卖孩子的空间就会小很多。
  余辉还建议应该建立一个国家失踪人口信息系统,系统对社会公开,每个失踪者的亲人都可以把失踪者的信息发到这个网上,而各地的救助站、福利院、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社区都可以把自己收留的或发现的孩子及其他人上传到信息平台,这样,就可以使很多失踪人家属很快地寻找到自己的亲人,也能降低寻人的成本。另外,按现行规定,儿童失踪一般只有在24小时后,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孩子是被拐的,警方才给立案,其他的只能按走失处理。而现在交通发达,一般人贩子在拐骗到孩子以后,几分钟就逃离现场,24小时后,孩子早已离家千里之外,这样就耽误了寻找孩子最宝贵的时间。他们建议警方在孩子失踪后,能立即启动紧急寻找程序,不给人贩子带孩子远离被拐地区的机会。
  一年来,余辉夫妻俩经历了最痛苦的丢子遭遇和最艰辛的寻子之路,夫妻俩曾对人生不知所措,可如今两人的内心却拥有了新的希望和信念,为了天下被拐的孩子,他们将继续义务寻子之路,并将勇敢乐观地生活。
 记者 刘剑 编辑: 朱敏 08-09-16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