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公安部刑侦局、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日志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春节团圆  

2009-01-27 16:29:22|  分类: 公益宣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寻找亲生父母的27年的岳随民近照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王启浩寻找亲生儿子王刃的27年前的照片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团圆

 

    山东的岳随民和四川的王启浩,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大年初一骨肉相见岳随民,现住山东莘县。大概年龄是32岁。在记忆中自己一直是一个被强盗抢来的孩子,一直在想家,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看到电视上有和我类似故事的时候,我比他们还难受、比他们还伤心!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啊? 有时候真的不敢想,渴望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连续几夜不能入眠。

    念书到初中,再没有了读书的心情,天天想,夜夜想,成绩随之下滑,他也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但是思念爸爸妈妈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初中毕业就去打工了,在北京,没白没黑的做,当过建筑工、饭店服务生... ...他一天也没有忘记过爸爸妈妈的身影,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浮现出妈妈带有卷发的模糊记忆。

     他根据当地一被释放的人贩子提供的消息,28岁那年,去过四川的资阳找,花了9000多元,但是仍然是毫无线索,空手而归,自己和家属都感到很失望了。听说自己与“黄梅”有关,他曾经想过去湖北的黄梅打工以便查访,但由于工作的原因没能够去成。

     岳随民说:爸爸妈妈也在找我,他们也在想念我啊!

 

被抢过程:

     大概是76年出生,约5岁左右(1981年)在我家门口一个三四十岁的瘦高个子男人用一个手绢蒙住了我的嘴,拉上自行车,我就迷糊了。稍微醒来后好像就在这个男人的家,是个土房子,由于一直迷糊没对他家没记忆。再稍微醒来是在火车上。

 家的记忆:

     记得我的家至少是在城镇,街道中间有一塑像,不记得是什么像。没有多远是白色的楼房,内有电梯,还跑着去楼上玩过;家里房子是用木板隔开两层的,我就睡在上面的一层,好像已经有了电灯,门是木板一块一块的。出门就是马路。那个地方不是平原,有山但不是很高,山上有小蛇。

     与哥哥或者姐姐一起去过幼儿园。不记得小朋友的名字了。看过电影,是直接照在白墙上的。

     家离学校不多远,出门往右还要过个十字路口,跑着就到了。离家没多远有个地摊卖画册的,经常去看。街道十字路可能有商店。

    去小溪看过,具体位置不知道了,喜欢唱泉水叮咚响。家的后面有河,说是淹死过人,流的还很快,记得父母不让去玩。

衣服:

     我记得穿棉衣的不多,当时我还穿喇叭裤。

    我记得小时候大人骑自行车把我的脚刮破了,

 家庭成员:

     我当时的名字叫王忍或王冉

    父亲叫王其或王文

    母亲叫杜*娥,她当时是卷发。母亲姓杜没错。

    父母的叫法:小时候就叫爸爸妈妈。

我只记得爸爸妈妈还有个姐姐或者哥哥,妈妈的工作可能与缝纫有关,小时候我去过车间,见有很多的缝纫机。爸爸的工作地点有烟囱,可能是烧什么的。

 生活:

     主要吃米饭为主,几天能够吃上一次肉,记得我当时不吃肥肉。不记得有什么水果

 

宝贝回家全力相助

2008年11月,当已是而立之年的小岳在媒体得知宝贝回家寻子网后,便求助于志愿者们的帮助,他在志愿者的耐心引导下,逐步作出了上述关于自己的来历和“家”的概念和亲人的回忆,并给他登记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上。宝贝回家志愿者们马上对他的回忆进行分析,逐步排除了是东北人和北方人的可能性,将“家”的范围给他划定为“江南”,网站也要求志愿者把重点放在江南的城市。希望在一步步扩大... ...

 

同时,志愿者们怀着希望在大批的资料里进行了大量的比对,并逐个进行排除,他们感受得到家长和孩子寻亲的痛苦和期盼,仍然在失望中搜寻... ...

 

志愿者圆梦大年初一

 

    湖北的宝贝回家志愿者“笑语盈盈”大年初一仍然与往常一样,在网上进行着资料比对,好像忘了是过年。突然她发现了有一寻子资料与小岳相似,经过认真的核实比对确定属实后,分别告知寻子方家长和寻父母的小岳。

   下午与老王取得联系,进一步视频验证与小岳情况是否符合,从视频中看到老王和他女儿,感觉相貌相似。

    王启浩对我说:自己在水泥厂工作,妻子在做缝纫加工,家里还有一个女儿。自己找孩子已经27年了,很辛苦啊;在找孩子的过程中还帮别人找到过孩子!就是不见自己的亲生儿子。1982年3月10日晚上,5岁半的儿子与姐姐一起在政府机关看电视回家路上,弟弟被骑自行车人抢走。家里人在追赶中没有追上,那天失踪的时候就是穿着喇叭裤。从此家里就陷入了27年的痛苦之中... ...

 2009年1月26日,大年初一的下午,位于四川江油市的寻子家长和现住山东的小岳如约上网进行视频、会话,爷俩相见格外亲切,他们诉说了分离后的和现在的情况。表示尽快相见。

    2009年1月27日,我再次给四川江油的王启浩联系,他说:“非常感谢宝贝回家,是宝贝回家让我们全家团圆。并表示,如果需要做NDA,他会拿钱出来的,不能难为了孩子啊。”

对于孩子的养父母,王启浩表示:孩子要对养父母尽到赡养义务,其他的一切完全由孩子决定,绝不强求孩子回来,孩子的养父母和孩子们都是亲人,可以随时来往。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27年前的一瞬间,王刃从此失去了爸爸妈妈的呵护,爸爸妈妈也失去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这个曾经幸福的4口之家,陷入了无尽的痛苦和思念中,从此踏上了漫漫的寻家、寻子路!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王刃(岳随民)的家乡。亲生父母的家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岳随民(王刃)现在生活在山东聊城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即将团圆(原创)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2009年1月30日(大年初五)王刃携妻子和女儿回到了绵阳江油的家

2009年2月1日,被拐27年后的第一次第一张全家福。

王刃全家  前排: 妈妈 爸爸

后排:王刃的媳妇、王刃的姐姐 、

王刃的女儿、王刃的外甥女、王刃

 

 

失散27年的儿子牛年新春与父母团圆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春节团圆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春节团圆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http://vod.iqilu.com/media/swf/233171/v7554.swf

(视频解说中的志愿者隐去了“宝贝回家”) 

 

 

提示:在宝贝回家寻子网帮助岳随民(王刃)找到父母之后,四川新闻网、山东生活日报、聊城晚报、绵阳晚报等媒体进行了报道。中新网、新浪、网易、央视新闻等媒体也进行了转载。

 与父母团圆

H 团聚

 重游江油大街小巷

  他们一行欢欢喜喜回到家后,王启浩老两口忙着张罗团圆宴,并捧出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好酒。闻讯赶来的亲朋好友,欢聚一堂,纷纷举杯共饮团圆酒。席间,王启浩老两口即兴吹拉弹唱,以示庆贺。也许是心灵相通,没想到王刃也会摆弄各种乐器,弹唱起来有板有眼。不过,最动人的还是王刃唱起小时候最喜欢唱的那两首久违了的老歌《泉水丁冬》《卖汤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启浩带领儿子在江油城里走街串巷,特别是小时候熟谙的胜利下街、红军纪念碑、太白公园、昌明河畔,尽管时过境迁,旧貌换新颜,但还是能依稀捕捉到当年的影子,勾起王刃儿时的回忆。“其实,当年绑架、拐卖我的那个瘦高个化成灰我也能认出,只不过我不想再追究这件事了!”王刃触景生情,感慨地对父亲说,现在他更珍惜这千载难逢的团圆,今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好好孝敬两边的父母。

  G 开明 老父支持儿回山东

  相见时难,别亦难。正月初九,由于年迈的养父母需要照顾,加之王刃工程繁忙,他们一家三口依依不舍地踏上了返回山东的归途:“爸爸、妈妈,我们今后有空还要回来!”

  “山东那边有拉扯他长大的养父母,而且他这么多年在那边奠定了很好的事业基础,因此我们还是赞成儿子在那边好好生活,好好发展。”王启浩兴奋地告诉记者,如今是信息时代,他们老两口每天都可以在网上和儿子一家人视频聊天,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而且,交通发达也今非昔比,不管是儿子一家人回来看望他们,还是他们老两口过那边去小住都很方便……  

  F 相逢

 了却27年相思之苦

  “我是王刃啊!这几天我吃不香、睡不好,恨不得生出翅膀马上飞到你们身边……”正月初二晚上7点过,王刃迫不及待地打通了亲生父母家中的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王刃带领重孕在身的妻子和女儿一道,满怀喜悦动身前往河南安阳市,准备乘车回四川探望离散27年的父母。没想到,安阳车站春运期间人满为患。最终,他们赶往郑州,从那里又乘省际长途大巴进川……

  再说,王启浩老两口得到消息后,更是喜出望外!立即腾房间,办年货,邀请亲戚长辈……忙得不亦乐乎,并叮嘱王刃在绵广高速江油北收费站下车。

  正月初五凌晨4时许,在焦急中等待的王启浩突然收到王刃发来的手机短信:“爸、妈,我们已到了广元!”随即,王启浩叫醒老伴和女儿女婿等人,一行8人驱车出发。到了绵广高速江油北收费站外,王启浩夫妇率先下车,站在料峭的春寒中大喊:“王刃!王刃!我们接你们来了!”话音刚落,前方传来洪亮的回答:“爸爸、妈妈,我回来啦!我回来啦!”这时候,在收费站灯光的照耀下,只见背负着沉重行李的王刃一手牵妻子,一手拉女儿,向这边奔跑过来……

  一时间,拥抱、热泪、欢笑……巨大的喜悦驱散了料峭的春寒。27年的思亲若渴,27年的苦苦寻觅……终于在牛年新春的这个清晨惊喜圆梦!

  E 思念

成家立业不忘寻亲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寻亲的念头像窖藏的老酒,在王刃心头越来越浓。他初中毕业后再也没有心思上学,他只身上北京闯荡,想边打工边悄悄寻亲。后来,王刃从一个刑满释放的人贩子口里得知,自己可能是从四川被拐卖到山东的。他便央求这个人贩子带他来四川寻访。他随人贩子一道来到乐至县一个家庭,可左看右看两位老人都不像他的生身父母。这次乘兴而来的寻亲之旅,就这样以灰心丧气而告终了。

  现在,王刃的养父母双双年届八旬,六个姐姐都已相继出嫁。而他自己也于10年前与本镇的郭姓女子结婚成家,育有一女。他们家种了近20亩地,全部实行机械化。三年前,夫妻俩扒掉旧房屋,盖起了窗明几净的新平房。家里很快又添置了彩电、电脑、冰箱、空调、洗衣机等家用电器。妻子现在村上任妇干,他买了台挖掘机,农闲时节到处干工程赚钱。如今,全家人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然而,王刃始终没有打消寻亲的念头。更让他欣慰的是,妻子也非常支持他的寻亲举动……

  有一次,王刃忙里偷闲上网,偶尔登录一家专门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发现上面发布了全国各地很多寻亲信息,感到非常惊奇。于是,他也在上面倾诉自己寻亲无果的苦恼。通过与志愿者一次又一次交流,在该网站热心志愿者的耐心启发下,他对自己的幼年身世慢慢想了起来,同时也更加坚定继续寻亲的信念:“找不到我的生身父母,我这辈子死不瞑目!”

  皇天不负有心人,牛年的大年初一下午,经过“宝贝回家”网站志愿者“笑语盈盈”和“大树”的牵线搭桥,他终于与27年来日夜思念的父母取得了联系。那天晚上,当王刃通过视频看见父母记忆犹新的慈祥面容时,他和妻子、女儿情不自禁抱成一团,一个个哭成了泪人……

  这一夜,他们度过的同样是一个不眠之夜。

  D 噩梦

  被弄昏拐卖到山东

  “那时由于年幼不谙世事,但时隔多年我仍然忘不掉自己的姓名,还有那天晚上被人绑架的经过……”提起那段恶魇般的遭遇,32岁的王刃禁不住泪流满面。

  1982年3月11日晚上,王刃和姐姐一道去中坝镇老政府大院看电视连续剧《武松》。看到中途,他觉得不精彩,便闹着要回家,而姐姐却坚持要看完。于是,生性顽皮的王刃丢下姐姐,便独自回家去。当他刚走出政府大院,遇见一位骑着自行车的瘦高个熟人,此人殷情地将他抱进车后架的筐子里,表示要送他回家。瘦高个自行车蹬得飞快,眼看到了王刃家门前,也不肯减速停车。王刃感觉有些不妙,顿时急得又哭又闹:“快停车,我要回家,我要爸爸妈妈……”没想到,瘦高个回头伸手朝王刃脸庞一摸,不知使了什么伎俩,王刃马上昏了过去……

  大约两三天之后,王刃苏醒过来时,忽然发现自己被扔在一间昏暗、潮湿的土屋里。顿时,他又哭闹起来:“我要回家,你这个坏蛋……”突然,瘦高个如法炮制,王刃再次昏迷不醒……当王刃又一次苏醒的时候,自己发觉已经在颠簸的列车上。瘦高个见状,生怕事情败露,又赶忙偷偷将他弄昏过去……

  就这样,王刃失去了对许多往事的记忆。结果,他被拐卖到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关城镇一户董姓居民家中。对方见王刃又黑又瘦,神志不清,顿时大呼上当,只留他住了几天,便要求“退货”。接着,他又被拐卖到该镇某村一岳姓人家。这家老两口生养了六个闺女,一直渴望有个儿子,见了王刃如获至宝。他们将其名字改为“岳随民”,意喻顺其自然,无病无灾。但是,王刃一直依稀记得自己被人贩子绑架、拐卖的情形,他经常闹着要去寻找生身父母。而每次养父母都用这样的话搪塞他:“你要听话啊!等你长大了,我们一定会带你去寻找你的爹娘!”

  C 惊喜

  儿子真有消息了

  去年奥运前夕,王启浩在广州工作的亲戚赴京观看奥运赛事之际,专门为寻找王刃印制了数千份“寻人启事”,在进京列车上和京城大街小巷散发。不久,这个消息被北京“天下寻人网”发现,主动来电向王启浩表示,愿意免费为他发布寻亲信息。春节前夕,女儿女婿回家团年,再次将寻找王刃的帖子贴上浙江电视台的“海藻网”……

  就在大年初一这天下午1:30,正跟随一拨老哥老姐在城郊演出庙会戏的王启浩,突然收到“宝贝回家”网站一位网名叫“笑语盈盈”的志愿者发来的短信,告知该网站现掌握了一个寻亲者的情况,与王启浩发布的寻子信息十分相近,提示他及时登录“宝贝回家”网站浏览。一会儿,该网站另一位志愿者“大树”也打来电话,向王启浩详细核实王刃失踪前的家庭情况。王启浩跟对方通话刚刚结束,又一个电话急不可待地打进来:“你好,你家是不是在1982年3月11日晚上丢失了一个五岁多的儿子?他叫什么名字?”“他叫王刃,请问你……你是谁啊?”王启浩握着手机的手在战栗,说话也有点哆嗦,他有种预感:这回应该是真的!果然,手机里传出对方清晰而肯定的话语:“我就是王刃啊……”顿时,平生从未有过的巨大喜悦一下子涌上王启浩的心头,他急忙离开热闹的演出现场,一边不停地抹眼泪,一边激动地给老伴打电话:“老婆啊!我们的儿子总算找到啦!这回是真的……”

  当天傍晚,王启浩通过“宝贝回家”网站这个平台传送一组王刃幼儿时单人照、姐弟俩合影和“全家福”等老照片之后,对方终于同意与王启浩夫妇聊天,先是文字,接着视频。“对不起,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们,这么多年我也在寻访你们,可每次都落空……”当那副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于电脑视频聊天窗口上时,王启浩和老伴激动得像小孩子,继而老泪纵横:“是他,是他,就是他!你看他那双大眼睛,还有那两个调皮的嘴角……”

  尽管还没有亲耳听见王刃叫“爸爸、妈妈”,但那天晚上王启浩老两口,还有回家团年的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大家已经兴奋得彻夜未眠。

  B 寻子

  一次又一次落空

  “糟了,孩子说不定被人贩子拐走了!”接连数日,王启浩夫妇和亲朋好友分头寻找,可王刃仿佛从人间蒸发。但是,夫妇俩始终不肯相信这一残酷的事实,他们请求当时的江油县广播站连续3天播放“寻人启事”。并且,只要一得到孩子的行踪线索,不管远近,他们都会不分白天黑夜、刮风下雨,立即动身赶过去寻访。夫妇俩寻子的足迹遍及川内各地,见到好几个走失的孩子,可都不是他们朝思暮想的儿子。

  2000年,他们从绵阳某报纸上读到一封来自山东省单县的寻亲信,又通过与单县公安局联系,发现当事人自述的情况与王刃及其相似。于是,他们让女儿、女婿前去相认。很快,女儿女婿回电话告知“不像王刃”,但是王启浩说啥也不肯相信,非要让他们将对方带回来,让自己“眼见为实”。当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无情的现实再一次击碎了他们的寻子梦:“真的又不是我们家的王刃啊!”不过,他们依然做到了仁至义尽:好酒好菜款待这个有着同样不幸身世的年轻人,还给他买了回山东的车票,并赠送大包小包的江油土特产,让他临别时感动得热泪涟涟……

  “孩子啊,你在哪里啊?”为了寻找儿子,他们耗尽了大半生的积蓄,以至于长期生活捉襟见肘。可是,一次次寻找,一次次落空,换来夫妇俩一次次仰天长叹。眼见希望越来越渺茫,有的亲朋好友劝他们夫妇放弃。为了不再勾起他们的伤感,女儿女婿悄悄藏起了他们以前爱不释手的“全家福”老照片,还有王刃在上幼儿园时画的蜡笔画。甚至就连王刃咿呀学语时学唱的歌曲《泉水丁冬》和《卖汤圆》,也不再让他们听了。但是,他们夫妇始终不死心。王启浩发现互联网在人们生活中的魅力越来越大,他甚至想到了通过网络寻子。于是,前两年他不顾自己年龄已大,竟然买回电脑,学习打字、上网。王启浩总是对人说:“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告诉我,我的儿子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A 深夜

  五岁儿子失踪了

  

  王启浩和老伴杜琼生育有一女一子,家原来住在中坝镇胜利下街。王启浩早先在一砖瓦厂上班,妻子干缝纫个体户,夫妇俩都喜欢吹拉弹唱,家里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倒也其乐融融。生于1976年9月的次子王刃,从小聪明、活泼,尤其那双大眼睛虎虎有神,让街坊邻居人见人爱。

  1982年3月11日,是一个让王启浩和杜琼终身难忘的最黑暗的日子。“现在的小孩子也许不敢相信,那个年代电视机堪称新生事物,看电视更是一种奢侈的享乐。而离我家不远处的中坝镇老政府大院里就有台很小的黑白电视机,每天晚上放,还要5分钱买张票,前往买票观看的人趋之若鹜,特别是小孩子……”当晚,5岁的小王刃吃罢晚饭,便跟姐姐结伴去中坝镇老政府大院看电视。而王启浩则留在家里给妻子打下手,突击缝纫摊的活儿……

  晚上9时左右,夫妻俩见女儿独自回家,便问怎么不见王刃回来。女儿回答:“弟弟只看了一阵子,就说自己先回家了呀!”左等右等还是不见王刃回家,王启浩夫妇感觉情况有些不妙:政府大院离家这么近,儿子不可能迷路啊,他究竟上哪里去了呢?夫妇俩急忙发动亲朋好友分头寻找,并及时前往辖区所在的派出所报案。

  可是,直到第二天天亮,仍然不见王刃的踪影。这时候,有街坊邻居上门反映,头天晚上曾隐约听见街上有孩子哭喊着叫爸爸妈妈的声音。某酒厂一名职工张某也反映,他当时正在家门口洗脚,看见一辆自行车从门前经过,车后驮着一个孩子在哭泣……他感觉蹊跷,等他反应过来起身去追赶时,自行车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牛年春节,对于江油市金桥小区的王启浩全家来说,是欢聚一堂的良辰美景与纵情狂欢的不眠之夜,因为失散27年的儿子王刃回来啦!每每想起这件事,王启浩和老伴杜琼总是喜极而泣:“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我们全家人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这么开心过!”

  27年的光阴,在历史长河中只不过弹指一挥间,而对于离散的骨肉却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们之间相互思念、相互寻找,以至于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不懈?这其中有着怎样曲折的故事呢?近日,记者闻讯登门造访,倾听王启浩老两口与离家27年归来的儿子王刃含着热泪讲述多年来刻骨铭心的思念,以及百折不挠的寻亲历程……

 

 

 

事件链接:

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题纪实: 大年初一父子相见,骨肉离别27年全家春节团圆

四川新闻网 (网易、中新网等)   花甲夫妻寻子27年 借奥运会发寻人启示骨肉团圆  

 

  评论这张
 
阅读(4866)|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