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公安部刑侦局、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日志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寻找郭新振)  

2009-02-27 15:15:42|  分类: 公益救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

 

核心提示:

 

    1997年9月21日18时许,聊城经济开发区李太屯村。

    一个小男孩跟随一名20多岁的女子走出村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男孩叫郭新振(又名郭振,小名小六),当时两岁半。

    半个小时后,邻居们赶来询问,郭新振的爸爸郭刚堂跪地哀求:“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随后的十余天中,几百人跑遍了聊城及周围地市的车站、宾馆等人贩子可能藏身的地方。均一无所获。

    不过,郭刚堂一直没有放弃。12年来,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所有省份,花费约20余万元。

    目前,虽然仍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他仍然在路上……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寻找郭新振)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郭新振儿时的照片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寻找郭新振)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郭刚堂

 

“莘县的岳随民找到生身父母……”

“莘县的李永刚寻亲之路有了重大进展……”

“我的儿子在哪里?我找了他12年,他是否能感受到?”
   

    近日,李太屯的郭刚堂来到本报编辑部,讲述了他的寻子历程。
   
    陌生女人 拐走我儿
   
    1997年9月21日上午,李太屯村来了一个陌生女子(姓名不详,以下姑且称之为小A)。
    小A年龄不大,20多岁的样子,身高约1.65米,扎独辫,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眉毛较浓,耳垂有孔,但未戴耳坠。
    还有一个细节是,小A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说普通话。
    上述情况是在郭新振失踪后,综合十几名目击者的讲述获得的信息。
    那么,小A究竟是什么人?
    这要从一名叫李相花(化名)的妇女说起。她原籍江苏,后嫁到高唐,当时租住在李太屯,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
    1997年9月21日早晨,李相花和小A在聊城城区的一个早市上相遇,遂把她带到家中。
    两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不得而知。不过据郭刚堂说,李相花的精神有些异于常人。
    小A来到李太屯村的当天,便带领李相花的女儿频繁接触本村两三岁的男童。
    18时许,她们来到郭刚堂家附近。
    此时,郭新振正在家门口玩,孩子的妈妈张文革则在厨房做饭。
    小A凑上前去,用手绢给郭新振擦了一把脸。随后,李相花的女儿、郭新振跟随小A向村西头东环路(现在的光岳路)走去。
    这一幕被一名四岁的小女孩看到了,她当时正在和郭新振玩。
   
    两岁孩子 这些记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儿子踪影,郭刚堂慌了。
    于是,他立即跑到村支部,通过高音喇叭发布寻子信息。
    邻居们开始向他家聚拢,同时也带来了他最为担心的消息——儿子郭新振被一个20多岁的女子带走了,这个女子就是小A。
    据目击者讲,小A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东环路与东昌路交叉口(现开发区转盘南),把李相花的女儿撵回去,只带着郭新振走了……
    那么,两岁半的郭新振对家庭会有哪些记忆呢?
    当时郭刚堂跑运输,所以当有人问郭新振:“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会回答:“我爸爸开拖拉机拉沙子。”
    另外,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
    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
    郭刚堂还介绍说,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
    一个最为关键的印记是,郭新振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寻子脚步 踏遍全国
   
    看到家里的邻居越聚越多,郭刚堂突然跪地哭求众人:“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与此同时,他们报了警。当晚,李太屯村组织几百人赶赴聊城及周边地区的车站、路口围堵人贩子,展开撒网式堵截。
    根据目击者的供述,警方立即控制了李相花,并在她家搜出小A留下的一些物品——一本《袖珍中国交通图册》,一件浅粉色高领薄毛衣,还有唇膏、脂粉盒、口琴、玩具汽车、糖块等。毛衣上还有一些头发。
    后来,郭刚堂将上述物品从公安部门拿回家,至今还保留着。
    十余天过去了,几百人走遍了聊城及周边地市,如泰安、莱芜、济宁、德州、淄博、青岛、济南、邯郸、邢台……一无所获。
    但郭刚堂一直坚信,儿子一定能够找回来。于是,只要听到一点线索,他就立刻组织人赶过去。
    一个月后,他瘦了45斤;两个月后,他的头发花白了;当时他还不到30岁。
    1998年的一天,他悄悄收拾行李,准备再次外出。这一次,他暗暗下定决定,如果找不回来儿子,他也不回家了。
    为了能让他稳定下来,亲友把他安排到聊城城区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但仍然没有阻止他寻子的步伐,“挣点钱就请假出去找”。
    2000年,郭刚堂离岗,但他仍然重复以往的生活——挣钱、寻子。
    12年过去了,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为此花去的费用超过了20万。他亲眼看到的女性人贩子有200多个,可惜没有小A。
   
    骗子骚扰 险遭殴打
   
    寻子路上充满了艰辛,还有可恨的骗子。
    在儿子丢失一个月后,郭刚堂就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我知道你儿子的下落,他被莘县张寨乡街上一个叫张继成的人收养了。”
    当晚,郭刚堂带领亲友赶赴张寨乡,发现确实有张继成这个人,可是已经去世三年。
    第二天,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棉纺厂附近的一户人家,但他提出条件,要想知道确切地址,需要拿4000元线索费。郭刚堂自然满口答应。
    随后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县石佛镇。这一次,与郭刚堂同行的是聊城警察,骗子虽被抓获,但郭刚堂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为找儿子,他屡次遇险。
    1998年春天,他听说临沂市沂水卷烟厂附近有一户人家抱养了一个小男孩。
    一般情况下,郭刚堂只要听到有人买卖、抱养孩子,或某地破获拐卖儿童案件,他都要立即去打探消息。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匆匆赶到沂水。在路上,他遇到一个男子,遂上前打探消息。
    不巧的是,这名男子正是抱养孩子的男主人的哥哥,他故意指给郭刚堂错误的方向。
    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郭刚堂在一个小餐馆吃饭的时候,包括这名男子在内的一帮人带着武器向他扑来。
    见势不妙,郭刚堂撒腿就跑。足足跑了五六公里,鞋子都跑掉了,才摆脱了险境。
    危险,郭刚堂不怕。两个月后,他再次去了沂水,结果证实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
   
    携子寻子 坚定希望
   
    12年过去了,在寻子路上,郭刚堂结识了很多与他同病相怜的人。
    目前,他们搜集彼此的资料,如果听说哪里有拐卖孩子的信息,首先由距离最近的那个人去打探消息,然后再通知情况相似的人去寻找。
    “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大家联合起来,不仅能掌握更多的信息,还能节省一部分费用。”郭刚堂说。
    2008年春天,他还加入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这是一个公益网站,热情的志愿者让他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
    不仅如此,郭刚堂还把自己的二儿子带上了寻亲路。
    “儿子丢了之后,第二年年底我们又生了一个儿子。”郭刚堂说,二儿子四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跟他踏上了寻亲路,他们第一站去的是天津塘沽。
    郭刚堂说:“如果不是老大郭新振丢了,我们就不会要老二,所以即使我这辈子找不回儿子,也要把这种寻亲的意念潜移默化地传给老二,让他把哥哥找回来。”
    现在,郭刚堂的二儿子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课余他会经常上网浏览网页,搜寻哥哥的信息。
    而郭刚堂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费用寻子,开始给一家工艺葫芦厂家推销产品,“我寻子的脚步走到哪儿,就把产品卖到哪儿,这样才能维持我的正常花费”。
    郭刚堂坦言,截至目前他仍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他永不言弃。(文/图 记者 孙克峰)

 

寻山东聊城97.9被拐的2岁多的男孩郭新振http://www.baobeihuijia.com/bbs/dispbbs.asp?boardid=6&Id=13428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