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公安部刑侦局、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日志

 
 

“宝贝回家”:一股不可忽略的反拐力量  

2009-05-20 16:28:12|  分类: 公益宣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贝回家”:一股不可忽略的反拐力量

日期:2009-05-20      中国妇女报 

 

“宝贝回家”:一股不可忽略的反拐力量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在民间反拐组织的协助下,警方成功解救了一个又一个被拐卖儿童,让痛不欲生的家长与自己的骨肉团聚。(资料图片)

 

“宝贝回家”:一股不可忽略的反拐力量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2008年2月29日,在宝贝回家寻子网志愿者帮助下,莫善敏(左一)终于找回了被拐卖两个多月的爱子金昌。他用颤抖的双手猛一下把儿子紧紧抱住,失声痛哭。(图片由宝贝回家寻子网提供)

 

“岁月稀释不了亲情的血,距离分隔不开相拥的心;风雨挡不住寻亲的脚步……”
    这首挂在“宝贝回家”寻子网首页的小诗,道出了每一位丢失孩子的父母和寻子网志愿者的寻亲信念。自2007年4月30日创办至今,这个网站寻找到了34名被拐儿童,还协助警方解救了1名被绑架儿童。
    近日,和许多公益性民间反拐组织一样,宝贝寻子网也得到了官方认可。这意味着民间反拐组织已成为一股不可忽略的力量。

    51个“奇迹”

    2007年12月10日下午,1岁8个月的小金昌,在广东深圳宝安区西乡镇三围村自家附近被一个骑摩托车的黑衣男子强行抱走。当时,全神贯注打牌的姑姑、姑父疏忽了身边刚刚学会走路的小侄子。
    小金昌失踪后的几分钟,
    金昌的父亲莫善敏立刻报了警,并动员亲戚朋友四处寻找,但都没有结果。后来,小金昌的叔叔在网上找到“宝贝回家”寻子网,登记了小金昌的失踪信息。
    2008年2月27日,厦门群(网络上的一个聊天群体)的“宝贝回家”志愿者“傲雪”把深圳民政寻亲网上一个孩子的资料发到厦门群里,那是河南南阳的包记者帮一名被拐孩子寻找亲人提供的。当“宝贝回家”站长张宝艳看到照片时,感觉是小金昌,便把照片传到家长群与几个志愿者群。大家对比后都认为是小金昌。
    张宝艳立刻与包记者和小金昌的父亲莫善敏联系。在网吧一看到那张照片,莫善敏就哭了。照片上的孩子正是小金昌。
    原来,小金昌被拐到河南后,人贩子在找买主时,被南阳市民扭送到公安局,孩子被解救。便因为不知道孩子的具体来历,河南警方和深圳警方联系后,把孩子暂时送到了当地福利院。南阳和深圳的媒体随后发布寻人信息,终于被“宝贝回家”志愿者看到。
    连小金昌在内,“宝贝回家”借助网络信息平台的优势,创造了51个骨肉团圆的奇迹。
    “网站创办两年以来,我们一共寻找到34名被拐儿童、10名走失儿童、5名离家出走的孩子,还协助警方解救1名被绑架的儿童。”张宝艳介绍说。

    罪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创办寻子网的想法,是张宝艳辞职和丈夫一起创作剧本《宝贝回家》之后产生的。《宝贝回家》是一个以儿童视角反映被拐儿童经历和遗失孩子家庭不幸的故事。
    早在1992年,还在吉林通化一家银行工作的张宝艳读到报告文学《超越谋杀的罪恶》,才知道现在还有人贩子。不久,她也亲身经历了一场短暂的失子之痛。
    “那天,我母亲带孩子去市场,一转身的工夫,两人就走散了。”张宝艳说,她母亲跑到单位告诉她孩子没了,她感觉天都塌了。她在书中看到的那些可怕景象全浮现出来。当天,全单位的人都出去帮她找。幸运的是,孩子不久就找到了。
    这样的幸运却没有降临到小俊宏的妈妈身上。“如果孩子找不回来,我活着的也只是个躯壳,心已经跟孩子走了。”这位一向要强的母亲总在责备自己没能保护好儿子。2008年10月9日晚,在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石湾镇,快5岁的小俊宏在自家照相馆门前和小伙伴玩耍,就在母亲转身和邻居聊天的间隙,他忽然不见了。
    从对面电脑城的监控录像里看到,在小俊宏失踪的几分钟里,一辆面包车在照相馆门口停了一下,下来3个人,一分钟不到就上车走了,很可惜,没有拍到小俊宏。
    为了找儿子,小俊宏的父母动员亲友张贴了几万份寻人启事、借助媒体寻找、报了警,并不富裕的他们公开承诺悬赏十万元,一有线索,就会过去看看,顾不上是真是假……
    “很无助很迷惘,”小俊宏妈说,不知道这条寻子路要走多远,何时才能走到尽头。
    除了俊宏妈,2000多位同样心碎的家长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孩子失踪信息。全国失踪孩子究竟有多少,目前没有准确数据。2008年,张宝艳了解到昆明一位家长有近几年昆明失踪孩子的名单,共200多个,而在“宝贝回家”登记的只有几个。
    据公安部介绍,近年来,不少地方拐卖儿童的犯罪活动沉渣泛起、发展蔓延,组织化程度提高,手段升级,危害日益严重。
    2008年12月29日凌晨,4名蒙面男子持刀闯入河北沧州泊头市齐桥镇赵永升家中,抢走其不满一岁的外孙女。2009年3月19日凌晨,几名蒙面男子闯入沧州市盐山县何诗刚家中,抢走其刚满一岁的儿子。
    2009年4月11日,山东济宁汶上县康驿镇刘庄村村民徐某某骑电动车带9个月的女儿走亲戚,被一辆面包车拦截,女儿被抢走。
    “点多,线长,面广,”公安部刑侦局局长杜航伟如此概括拐卖案件的特点,他说,拐卖案件多为跨省区流窜作案,调查取证难,犯罪嫌疑人抓捕难,被拐卖儿童解救难,而且耗资巨大。
    “解救孩子谈何容易!”杜航伟感慨道,此类案件无现场可勘查,加之儿童多被数次转卖,侦查过程中,只要一个环节断线,整个案件侦破就会陷入僵局,解救更无从谈起。
    除了被拐,张宝艳说目前孩子失踪的主要原因还有三个:出意外、离家出走、走失。
    为什么拐卖儿童案件高发?张宝艳认为,一是家长防范意识淡薄,对自己的孩子缺少保护;二是有些农村封建意识强烈,重男轻女,没有儿子就要买一个传宗接代。还有一些地方穷,女孩打工不愿回来,他们就花钱买个女孩当童养媳;三是我国现行法律对人贩子和买主处罚太轻,使他们敢于铤而走险。
    “还有一些职业乞丐买孩子。”张宝艳补充道,2007年春节前,“宝贝回家”的上海志愿者在救助一个烧伤孩子时,两伙乞丐跟家长商量,要买他们烧伤的孩子,被断然拒绝。

    爱心父母成为铁杆志愿者

    创造51个奇迹离不开遍布全国的一万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
    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北京志愿者“宝宝妈”(网络名字)赶到北京玉渊潭公园。不久前,有网友举报称银川丢失的12岁女孩小婧在玉渊潭门口卖唱,“宝宝妈”便领了任务前去寻找。没找到小婧,意外发现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在拉胡琴乞讨。
    “宝宝妈”把拍摄的小男孩照片上传到“宝贝回家”。没几天,就有两个失踪孩子的家长打电话找她。小俊宏的爸爸想知道孩子锁骨间是否有颗痣,另一位爸爸想知道孩子是否有一只手掌纹比较特别。
    3月29日下午,“宝宝妈”又赶到玉渊潭公园,经过一番努力,确认孩子左手有些特别,拍了照片。传到网上后,有一位家长说马上来北京看看。
    “我不会运气这么好吧?这孩子真的是被抢走的那个孩子吗?”“宝宝妈”非常兴奋。
    随后,“宝宝妈”和其他几位志愿者策划了行动计划。在警察的帮助下,他们抢到了孩子,引出了幕后操纵者。遗憾的是,通过DNA鉴定,孩子并不是那位前来寻子家长的骨肉。
    没有帮助在“宝贝回家”登记的家长找到失踪孩子,“宝宝妈”的情绪有些低落,但是,“有些孩子确实是通过志愿者找到的,就算是找到一个,也算大伙没白干。”电话那端传来“宝宝妈”爽快的声音。
    “社会的治安是靠大家维护的。今天他偷别人的孩子你不管,明天他也会来偷你的孩子。如果大伙都不管,就没有什么正义可言了。”“宝宝妈”说。虽然家人怕她哪天出门被人贩子揍一顿,但“宝宝妈”坚信,有爱心的父母都会参与反拐的。
    像“宝宝妈”、“傲雪”一样,“宝贝回家”的一万多名志愿者按所属地区加入本人所在地区QQ群,日常活动主要以QQ群为主。“宝贝回家”网站是信息交流平台,设有“家寻宝贝”和“宝贝寻家”模块,登记寻人信息,主动收集信息,分析信息,对比信息。
    “‘宝贝回家’是唯一互动型的。”张宝艳说,目前,很多寻人网站是收费的,仅有的几个免费网站只是建个平台,登记信息。“宝贝回家”免费帮助寻找十六岁以下因各种原因与亲人失散的儿童,帮助流浪乞讨卖艺等儿童回归正常生活。
    5月18日上午,在“宝贝回家”超级群里,227个群成员中57个在线,“志愿者阳光天使”、“赫博文爸爸”、“寻子赵品权”……头像频频闪动,交流信息,探讨问题,互相鼓励。
    “在那儿我认识了像我一样不幸的家长,我们都会互相鼓励和帮助,”俊宏妈述说着“宝贝回家”给自己的帮助,话语里总算有了一丝暖意。她说,志愿者都非常热心和尽责,只要知道哪有乞讨的孩子,他们都会不遗余力去解救,像北京的“宝宝妈”。

    打拐,需要全民参与

    公安机关将与民间反拐人士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公安部刑侦局局长杜航伟在不久前与“阳光宝贝”志愿者座谈时表示。
    “一有线索,我们就可以和公安部打拐办联系。”张宝艳说,现在“宝贝回家”开辟了打拐专栏,发出倡议书,号召群众积极举报人贩子和买孩子的行为。现在已转给公安部几十条有用信息,目前正在落实之中。
    可能因为一直与很多失踪儿童家长密切联系,“宝贝回家”更清楚家长们的需要。公安部在制定今年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时,就立案时间和DNA数据库征询过“宝贝回家”的意见。张宝艳透露。
    “公安机关改变了以前失踪儿童二十四小时立案的规定。”张宝艳说,现在只要报儿童失踪,就要求基层警方马上立案,到现场调查。而之前即使过了二十四小时,也要有证据表明孩子是被拐才给立案。
    现在公安机关要给所有失踪儿童家长免费做DNA采样,给所有来历不明的孩子做DNA,并实现全国异地联网比对。这次打拐行动也把打击利用未成年人乞讨、卖艺牟利列入其中。
    拐卖人口犯罪是一个社会问题,遏制其发展蔓延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作为民间反拐组织,“宝贝回家”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协助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这种罪恶。”张宝艳认为,“宝贝回家”可以从民间的角度,了解基层警方打拐行动中有哪些问题需要改进,了解全国失踪儿童家长在寻找儿童的过程中有哪些需求。
    她说,可以建立一个民间失踪儿童信息资料平台,给这些失踪儿童家庭提供帮助,继续做好寻人对比工作;提醒公众加强防范意识,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呼吁全社会关注并帮助失踪儿童群体,从立法方面推动问题尽快解决……
    “打拐不是公安部门一个单位的事,”志愿者“大树”,这位多年关注打拐的人士表示,要让大家提高警惕性,关注被拐卖妇女儿童的状况,能及时帮助他们。
    “希望行动落实到基层。”小俊宏妈妈说,政府可以从被拐孩子的流入地查起,先把孩子找回来。
    在广东深圳,现在在工厂上班的莫善敏准备把三岁多的小金昌送到幼儿园。“孩子过得很好。”莫善敏兴奋地告诉本报记者,如果“宝贝回家”需要帮忙,一定竭尽全力。怀着感恩、回报社会的心,金昌的叔叔现在已经是“宝贝回家”志愿者中的坚定一员。(本报记者 王春霞)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