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宝贝回家 公益事业

公安部刑侦局、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日志

 
 

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2009-06-21 21:38:18|  分类: 公益宣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公安部启动专项“打拐”行动 全国万余志愿者街头寻“宝” 宝贝儿,我们带你回家! - 大樹 - 宝 贝 回 家   公 益 事 业

 

     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北京志愿者“一米阳光”和“枫叶”拿着义务印制的打拐宣传页出现在朝阳公园。一份宣传页被轻易地扔在地上,“一米阳光”弯腰拾起,擦了擦上面的尘土,笑容依旧……这一天,宝贝寻子网在全国各地的1万多名志愿者用自己不同的方式从事着志愿行动,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宝贝回家。
    2009年4月9日,公安部在全国范围部署打击拐卖儿童专项行动,建DNA数据库、发A级通缉令追捕人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一场政府和民间共同掀起的“打拐风暴”正在上演。
  “目前被拐儿童有几种去向,一是被贩卖到经济情况较好,但思想相对保守的地区,比如山东、潮汕等地,这些地方‘多子多福’、‘人丁兴旺’的观念强烈,一个男婴少可以卖到2万,多可以卖到4、5万,女婴少则几千,多的话1、2万。还有一种去向,就是被贩卖给了一些组织乞讨的人,这些黑组织依靠买来的孩子去乞讨、卖艺骗取同情,这些孩子的价格相对便宜一些,但基本也在几千至上万。”
  “是利益在驱使。专门有一批人做着‘媒婆’一样的生意,到处去联系买家。甚至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专业化网络。”“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的法律顾问和志愿者,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伟说。
  除此之外,拐卖儿童犯罪如此猖獗还有来自法律制裁不够严厉的原因,尤其是对源头买方。云贵川是儿童被拐的多发地。来自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研究人员区鸿雁在调研分析中认为,在现实的打拐行动中,对人贩子的处罚都比较严厉,但对收买者则处罚较轻或者不处罚,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是造成“买方市场”需求旺盛的一个重要原因。
   根据现有法律,拐卖儿童将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对于收买被拐卖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儿子丢了”
  每天早上9点,志愿者“一米阳光”来到单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挂上QQ,看看北京群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一米阳光”是一位宝宝妈,儿子刚刚1岁半。
    “北京丰台区,蒲黄榆安乐林路,刚丢失一个大约3、4岁的男孩,请附近志愿者了解情况,并把孩子的资料登记到宝贝回家寻子网,协助家长寻找孩子。”“一米阳光”看着网友传来的消息微微叹了口气。
    “这样的信息太多了,丢了孩子的父母像疯了一样,家庭很快就破碎了……”
  “一米阳光”手头正在帮助几个家庭,有家长找孩子的、也有孩子寻家的,有一个快有眉目了,但大多数还没有进展。
  张俊文就是“一米阳光”正在帮助的孩子。
  6月2日晚上8点多,张俊文的父亲张其兵远在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的家里等着和记者约好的QQ采访。为了找回心爱的宝宝,平时不上网的张其兵买了一台电脑,在找过了枝江市所有角落后,张其兵开始把希望寄托于网络,期盼着全国各地的志愿者能带给他消息。
  2009年4月26日上午9点,2岁半的儿子张俊文最后一次出现在父亲的视线里。
  “我不敢回忆那一刻,真的好后悔让儿子离开我的视线。”断断续续的QQ语音聊天里,记者听得出张其兵哽咽的声音。
  张家住在董市镇的一处平房里,事发的那天早上,张其兵在家中招呼客人,儿子张俊文偷偷溜了出去,9点5分,张其兵走出家门,没看到儿子。“儿子可能去了邻居家。”张其兵猜想着,没太在意。
  在张父心中,儿子张俊文是个乖巧又勇敢的孩子,嘴巴很甜,见着熟人就喊,但不会理陌生人。为了锻炼儿子的胆量,张父平日里还常常在前面走,让儿子跟在后面。爷俩有时候比赛摔跤,小俊文也从不服输。
  半个小时过去了,儿子没有出现。张其兵预感到了不对。他赶紧一边发动亲戚朋友,一边报警。
  “来,我带你上街买包包。”得知小俊文失踪后,路旁一位做生意的婆婆回忆说,大约9点的时候,她好像听到屋外传出过这样的声音。往外看了一眼,一个穿红衣服的中年妇女背对着她,好像在抱一个孩子。
  “那一定是我的儿子。”张其兵常常自语。他后悔让儿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更不敢想象没有儿子的未来。
  4月27日,张其兵在朋友的建议下,登录宝贝回家网站,发布儿子的信息。
  但一个多月了,儿子仍然音讯皆无。
  “昨天,北京一个叫‘一米阳光’的志愿者告诉我在北京有个孩子和俊文长得很像,他们已经组织志愿者去照相了,回来让我辨认。”张父的语气略带喜庆。“不管是不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坚持找下去。”
  “宝贝回家”网站是民间的一个公益性寻人网站,隶属于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创建于2007年4月。在这个平台上,丢了孩子的家长和那些想寻家的孩子可以无偿发布照片和信息,而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则通过对信息和照片的分析、比对、寻找,尽力提供帮助。

  第五次打拐旋风

  张其兵的不幸只是众多不幸家庭中的一例。宝贝回家网站站长张宝艳说,两年来有3000多名失踪孩子的家长通过宝贝回家网站登记寻求帮助。
  中国一年到底有多少孩子被拐,目前没有一个更加具体的统计数字。根据公安部公布的数字,拐卖儿童发案量每年在2000到2500例。不过根据宝贝回家的推算,这个数量可能远远不止。如果算上没有立案的以及走失后被拐的等等,这个数字应该很大。
  是什么原因让拐卖儿童犯罪如此猖獗?这笔交易背后的链条又是怎样的?
   “拐卖儿童犯罪之所以如此猖獗,主要是因为背后存在旺盛的买方市场。”张志伟分析说。长期以来,凭借着自己的法律优势,张志伟总结了很多有关于拐卖儿童的规律趋势等文字资料,这给公安机关提供了不少素材。
  2009年4月9日,不幸父母的期盼终于换来了希望。
  公安部在全国范围部署打击拐卖儿童专项行动,掀起大规模的“打拐旋风”。这是第五次全国性大规模专项打拐行动,也是新世纪第一次。
  这次打拐,公安部还前所未有地发出A级通缉令追捕人贩、建立DNA数据库、立刑事案。
  “受多种消极因素的综合影响,拐卖儿童、妇女犯罪活动没有得到根本遏制,在不少地方又沉渣泛起,组织化程度提高,手段升级,危害严重,已成为当前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公安部相关负责人如是介绍。
  4月26日,公安部邀请宝贝回家的部分打拐志愿者代表座谈。公安部和民间组织宝贝回家在打拐问题上形成了联动。
  从4月9日到5月4日,全国公安机关共侦破拐卖儿童案件184起、拐卖妇女案件122起,打掉拐卖犯罪团伙72个,解救被拐卖儿童196人、被拐卖妇女214人。

  志愿者的爱

  公安部专项打拐行动的消息震撼了很多人的心。不仅仅是那些寻子的家长、寻家的孩子,还包括一些原本与此事毫无关系的人。
  北京志愿者“碧螺春”就是其中一个,一周前,“碧螺春”上网浏览信息,无意中看到打拐的消息,随即登录宝贝回家网站,一张张童真又渴望的面孔、一个个因丢失孩子而破碎的家庭,强烈地震撼着她的心。她把信息告诉给周围的同事,然后几个人一起报名加入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队伍。
  “六一”儿童节这一天,“碧螺春”自己出钱从志愿者“希希妈”那里要了50份宣传页,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发放。“要选择性的发,不能瞎给,最好是给那些带着孩子的妈妈爸爸,让他们都能看到。别浪费了。”“碧螺春”一边发资料,一边向赶来帮忙的记者“传授经验”。这些宣传页都是宝贝回家北京志愿者群的志愿者们自己设计的,志愿者“希希妈”找到了最便宜的印厂,每张一毛钱。
  张宝艳告诉记者,公安部展开专项打拐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又增多了一些。目前,网站注册人数有1万人,遍布全国各个省市,平日里大家在QQ群上交流,每个省都会有一个QQ群,每个群200到500人,再加上工作群,每天大概有40群在线闪动。
  每天,志愿者们都在做不同的工作。
  “一米阳光”现在做的最多的是在分析群里“比对照片”,就是对家长提供的宝宝照片和志愿者上传的照片进行分析,如果群里的人认为有80%相像了,就发到家长群里,让丢了孩子的家长们去辨认。
  志愿者“枫叶”不怎么上网,他侧重做的是“扫街”,一有时间,他就带着相机去转街,目光聚焦到一些流浪乞讨儿童,遇到可疑的,就照下来,放到网上。几个月下来,已经上传了二三十张照片了。
  还有志愿者在网上搜寻人贩子的信息,假扮买方与卖方接触,寻找解救孩子的机会。
  时机到了,志愿者们会报警,与警方一起策划执行解救行动。
  目前,宝贝回家网站已经帮助全国各地的53个被拐儿童和父母重新相见。这其中成功解救被拐案例36例。还有更多的儿童在被贩卖的过程中被制止。
   “志愿者大多都是有全职工作的。大家只能挤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时间分配得不合理,放在志愿工作的精力和时间太多,但是没办法,我不忍心放下。”“一米阳光”说。

  志愿者故事

  跆拳道教练解救37个孩子
  做打拐志愿者最兴奋的事无疑是能解救受困的孩子。但这并不简单,没有专业技能很难办到。更多的志愿者能做的工作还是配合,不过广东一位网名叫仔仔的志愿者不同,一年多来,他不断地变换着“角色”,周旋在各种人贩子之间,凭着一身的好武功,成功解救了37个孩子。被称为“民间打拐英雄”。
  2009年6月2日晚,仔仔在广东的家中通过电话配合外省警方实施抓捕。
  半个月前,一个人贩子主动联系仔仔,问他是否需要孩子。原来仔仔早就在网上加入了各种收养孩子的QQ群,他平日里不断地变换着“身份”,寻找可疑卖方。卖方十分谨慎,他试探性地问了很多问题,见仔仔“对答如流”,渐渐放松了警惕,他称自己有一个养女想送出,三万元,因为家庭实在困难。
  为了“钓”出对方的真实身份,仔仔称“想要个男孩”,想直接从人贩子那买,开价20万,因为上回尝试过一个送出的孩子,“质量不高”,被骗了不少钱。对方先是吃惊,给仔仔讲起了法律知识,后见意向坚决,才道出“实情”:我就是做这事的,找我就可以买!
  “目的达到了”,仔仔赶紧联系对方所在省市的公安机关,警民联合制订了详细的抓捕计划,拟定交易时出手。
  对于仔仔来说,参与这样的解救行动已经十分常见。他也为此在警方树立了颇好的人缘。“他早就是半个公安了。”很多人这样评价。
  仔仔是广东一名跆拳道教练,在此之前,他在少林寺学过武,在军队当过兵。
  2007年,仔仔在下班的路上看见几个受人控制的卖花童,几个小姑娘一边遭受拳打脚踢,一边含泪叫卖。仔仔默默地跟踪3个月,一举解救了受困的孩子。
  从这之后,仔仔加入了宝贝回家志愿者阵营,走上了义务打拐的路。

  王府井智擒“幕后人”

  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平日里很留意那些街头乞讨的流浪儿童。“这其中可能绝大多数都是被拐来的儿童。”志愿者张志伟说。
  在宝贝回家网站上,有很多北京街头的乞讨卖艺儿童照片被志愿者照下来挂在网上,他们担心这些孩子受人控制乞讨卖艺。
  志愿者“宝宝妈”参加过联合北京警方解救儿童的几次惊险行动。
  今年3月,“宝宝妈”在玉渊潭公园发现一个乞讨的4岁男孩和外地一位家长在网上发布的照片很像,于是将照片照了下来发给家长比对。
  孩子的家长急着告诉“宝宝妈”儿子的几个“标记”,比如左手断掌,希望“宝宝妈”再帮忙看看。
  “来,孩子,吃不吃薯条。手这么脏,阿姨先给你擦擦手。”“宝宝妈”想出了这个办法,趁给孩子擦手的机会,朝着孩子的左手按了张照片。“当时旁边走过来一个男的,在我旁边站了会,看了看我,可能觉得我只是好心吧,就走了。”“宝宝妈”回忆。
  照片并没有很清晰地显现出断掌,但是远在四川的“父亲”还是决定来一趟。然而就在准备认亲的“父亲”到达北京的当天,志愿者们却发现玉渊潭的乞讨男孩不见了。
  “不能让父亲白来了。”志愿者们心急如焚,他们开始在公园里到处打听乞儿的下落。一位在旁边做生意的大爷道出了实情:他们总换地,有时候会去王府井。
  志愿者们马上赶赴王府井,终于在位于东单地铁站旁的过街天桥找到了男孩。男孩只是一个人悄悄地坐在那里,志愿者向四处望望发现似乎没有盯梢的大人。
  提前沟通好的便衣警察也来了。大家商量着如何引出“幕后人”。
  一旁的男志愿者“小鸟”突然飞身跑了出去,他一把抱起孩子就跑。这时候,旁边树阴中追出一个中年妇女,边喊边跑:“站住”。埋伏在身后的便衣一拥而上,“幕后人”被控制。
  “宝宝妈”告诉记者,这次解救行动虽然成功了,但是遗憾的是经过DNA鉴定,男孩并不是远道赶来的这位家长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